欢迎来到内控管理师(ICM)项目运营管理办公室。
登录    注册     
专家委员会更多》
主任-邢丽
主任-邢丽
 邢丽,女,经济学博士、研究员、硕士生导师。现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刊物编辑部主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培训
副主任  袁小勇
副主任 袁小勇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审计系主任,中国审计学会会员、北京审计学会理事。先后为几十家著名企业(如中国石油、中国
委员-杨小舟
委员-杨小舟
 杨小舟,中国注册会计师、会计学硕士、经济学博士。现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原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
委员-张晨曦
委员-张晨曦
 张晨曦中国人民大学MBA,客座教授国内知名企业战略专家顾问中华讲师网知名特约讲师北京中泰合信管理顾问有限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 内控管理师(ICM)项目运营管理办公室 > 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互联网支付背景下公立医院收费窗口内部控制研究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量: 发布日期:2020/10/12 15:10:38

当前,我国公立医院收入90%以上是通过向患者提供的医疗服务收费,收费窗口是医院货币资金收付最为频繁和集中的地方。随着人民群众对健康需求的不断增长,传统的现金支付模式下,群众在就诊过程中常面临“三长一短”问题:取号候诊时间长、检查化验时间长、缴费取药时间长、医生诊疗时间短,特别是在缴费结算环节就医体验感不强,满意度低。为响应公立医院开展互联网支付的政策,A医院先后建成微信公众号和手机APP支付、MISPOS支付、收费窗口和自助设备微信与支付宝支付、门诊电子社保卡支付结算、移动床旁结算、住院病房移动护理PDA扫码收款等支付方式。

 

截至2019年末,A医院门诊业务和住院业务互联网支付业务笔数占比分别为70%和81%以上,支付资金占比分别为75%和85%以上,收费业务的工作效率显著提高,大大提升群众的满意度,缓解了财务收费人员的工作压力,也节约收费窗口的人力成本投入。

 

公立医院互联网支付的特点

 

A医院互联网支付的主要方式分为两大类:手机端的微信、支付宝移动支付和银行卡的MISPOS支付,这也是当前国内多数公立医院开展互联网支付业务的主流模式。

 

一是移动支付特点。泛在化。移动支付突破空间限制,使人们摆脱实体网点和有线终端的束缚,有移动网络覆盖的地方,就有泛在的移动支付服务。即时化。移动支付在突破空间限制的同时,也突破时间的限制,通过随身携带的移动终端,客户能够在“7×24”小时的任何时间享受到即时金融服务。普惠化。随着手机等智能终端的不断成熟,移动支付的服务门槛也将随之降低,而服务对象的覆盖面则越来越广,无论是城市居民还是乡村农民,都能享受到普惠化的现代金融服务。

 

二是MISPOS支付特点。A医院的MISPOS支付是改变原有的POS机单机刷卡工作模式,在医院信息系统做接口,通过直连单位开户银行的网络专线打造医院收费信息系统、POS机、单位银行账户一体化的支付平台,实现支付业务电子化。

 

收退款流程简化,工作效高率。收费员可通过医院信息系统(HIS)系统和POS系统的对接接口发起收退款指令,完成患者银行卡收退款业务,并将收退款信息自动写入医院收费信息系统。

 

网络接口专线连接,反应速度快。MISPOS通过网络专线直连银行,避免原有单机POS刷卡的电话拨号连接过程,便捷高效。基于医院每天24小时的诊疗活动中都有大量的收退款业务发生和移动支付、MISPOS支付的以上特点,互联网支付非常适合在医院特别是大型综合性医院应用。

 

A医院收费窗口资金业务内部控制措施

 

由于公立医院收费窗口资金收付环节资金量大,操作频繁,同时收费员的业务、素质参差不齐,如果单位内部控制不到位,很容易发生舞弊。比如开封市某医院收费员张某贪污近42万元、长沙市某医院收费员胡某贪污63万余元、北京市某医院收费员马某贪污61万余元等案件,为医院收费窗口的资金管控敲响了警钟。在“优化流程,改进服务”中,如何在医院收费窗口资金业务流程中防范舞弊,让有关人员“不敢想”、“不敢做”、“不能做”尤为重要。

 

内部控制,制度先行。A医院着力建立健全内部收费窗口管理工作制度,明确职责和权限,做到不相容岗位相互分离、制约、监督;以典型案件为例,加强对收费窗口工作人员的警示教育;针对存在的风险点,A医院也积极研究,采取措施防范,主要是运用信息技术优化流程、改进控制,挖掘分析支付数据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

 

一是现金收入及时足额上缴对账管理与控制。虽然A医院采用互联网支付后,收费窗口现金支付量大为减少,但是对现金收入的内部控制依然是重中之重。在工作中,医院充分利用互联网支付对账平台对现金收入进行对账管理与控制。

 

互联网支付前,A医院收费员上班当天预交一笔现金收入给银行,隔天上班结上一天账后按日结账表应交金额扣除预交金额补缴差额,再由收费复核人员核对收款员两笔缴款单金额汇总是否和日结账表应交金额一致后将底联缴款单和签字后的日结账表移交收入会计;出纳将收款银行返回的缴款单登记银行日记账后移交收入会计,收入会计再核对是否和收费复核人员移交的单据一致;次月初,收入会计还要核对每个收费员的日结账表汇总金额是否和月现金收入汇总报表一致。

 

采用互联网支付后,原则上要求收费员每天结一次账,也可以跨天但不跨月结账(比如:收费员可以结1月1日至1月2日的账,但不可以合并结1月31日至2月1日的账),结账后HIS系统生成唯一的结账序列号及对应的其他结账信息包括结账人、结账时间、结账期间、应交款金额通过接口自动上传至互联网支付统一对账平台;收费员将结账序列号一并填入银行缴款单交收费复核人员审核,收款银行入账时录入结账序列号、缴款人和缴款金额;出纳通过网银将入账信息含入账时间导出后导入对账平台,平台将HIS系统的结账信息和银行返回的入账信息进行自动匹配核对;对账平台可以分别汇总各收费员日结账金额、上交银行金额并和HIS系统的月现金收入汇总表核对,还可以标注分析未达账项。

 

改进后的现金收入对账管理和控制,提高了效率,节约人力,收入会计通过查看对账平台数据,就可以清楚的知道收费员是否及时足额上缴现金收入。

 

二是预交金退款的监管与控制。在现金模式下,医院每天都有大量的现金退款业务,收费员也常有独自上班的机会,要求收费复核人员对每一笔退款业务进行审核确认显然是不现实的,有些医院会要求收款人对退款金额进行签字确认,个人认为意义也不大,因此在退费环节很容易发生舞弊行为且不易被发现,如何防范,A医院一致在努力探索中。

 

随着A医院互联网统一支付平台建成与投入使用,集成平台也日趋完善,医院内部各信息系统实现了较好的互联互通。对同时有现金和互联网支付的预交金退款,A医院按优先互联网支付方式原路退回管理,互联网支付金额不够退款才可以现金退款,即“资金原路退回,互联网支付优先退款”原则,同时对所有方式的预交金收退款通过短信平台和医院微信公众号(如有关注)向患者在HIS系统登记的手机号推送收退款消息,并告知如有疑问,可拨打收费复核人员或收入会计办公电话咨询。患者登记的手机号码信息,如有变更会在医院的HIS系统会留下记录,收费处组长可以随时检查复核。

 

在互联网支付下,A医院预交金退款措施可以起到很好的监管与控制。

 

三是医药费用退费管理与控制。为防范退费管理风险,A医院建立严格的退费审批制度,明确退费流程,按规定的流程办理退费。所有项目的退费都需要执行科室(为简化流程无需开单科室操作)在HIS系统进行退费操纵,并经相关人员纸质签批后收费员方可办理退费。在HIS系统中已有检查检验报告记录情况下(含报告删除),不允许报告对应项目的退费操作,药品的退费则通过药品会计加强对药品的抽查盘点来监管。

 

如果是医院工作人员窜通舞弊,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违规办理退费,预交金退款的内部控制机制即短信推送也会发挥作用,自动起到风险防范作用。

 

四是信用卡套现的管理与控制。早期POS机单机刷卡工作模式下,很容易发生信用卡套现行为,对其监管,多数医院的做法是收费复核人员和收入会计核对每一笔POS刷卡支付和退款业务,并每日汇总与POS收入报表核对,需投入大量的人力。

 

A医院采用互联网支付后,通过医院的统一支付平台,微信、支付宝和MISPOS退款业务遵循“资金原路退回,互联网支付优先退款”原则,其中MISPOS退款业务支持无卡原路退款,对信用卡套现行为可以起到很好的防范作用。

 

五是互联网支付单边账风险防范。对于互联网支付单边账问题,有4种情况:(1)HIS系统收款成功,支付平台不成功;(2)支付平台退款成功,HIS系统不成功;(3)HIS系统收款不成功,支付平台成功;(4)支付平台退款不成功,HIS系统成功。

 

(1)和(2)两种情况,如果没有及时发现,会给医院带来资金损失,因为在HIS系统的预交金,患者是可以使用的。A医院通过支付规则设置,采取风险回避措施:收款时,收费员在收费系统录入收款金额,通过支付平台接口发起交易,患者完成支付后,平台才会自动返回交易订单信息写入医院收费系统;退款时,收费员在收费系统录入退款金额,收费系统完成选中订单退款业务后,支付平台才会发起交易退款。

 

(3)和(4)两种情况,患者一般会及时向医院工作员反映,对第(3)种情况,收费员可通过对账平台进行交易撤销,对第(4)种情况则由收入会计核实确认经审批后从单位银行账户转账退回给患者。

来源: 医管新世界  作者:曾瑞军

(责任编辑:韩福恒)


下一篇: 没有了

相关阅读